<big id="ppprr"><strike id="ppprr"></strike></big><address id="ppprr"></address>

        <pre id="ppprr"></pre>

            <pre id="ppprr"><strike id="ppprr"></strike></pre>

            <track id="ppprr"><strike id="ppprr"></strike></track>
            立即打開
            僅靠人口紅利,越南無法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

            僅靠人口紅利,越南無法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

            付偉 2022-08-03
            在全球經濟高度分工,制造業組織牽一發而動全身的背景下,只是憑籍著人口紅利,越南和東南亞其他國家是無法對中國產業鏈形成整體性的替代。越南的產業集中在制鞋、制衣和電子這樣的輕工業領域,本國的工業體系尚未培育起來,大部分外資工廠里除了勞動力是越南人,原材料、流水線都需要從中國等國進口。也正是因為此,中國是越南最大的進口國。雙方相互合作,利用雙方各自的優勢去一起搶奪歐美更大的市場份額,才是互利互惠的明智之舉。當然,盛世之下亦有危機,面對咄咄逼人的美國政府,我們在保持當前核心競爭力的同時,向上優化產業鏈地位,提升技術含量,把握產業的制高點,更是我們在越南、馬來西亞之流以外,需要關注的事情。

            1979年,那是一個春天,改革開放讓我們龐大的人口紅利,第一次和全球市場相接軌。

            1992年步子再大一些,2001年加入WTO,不過是這個方針下的一脈相承。

            但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改革開放前,鄧公還有兩件大事要做。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1979年1月29日,鄧公應邀對美國進行正式訪問,這是新中國成立后中國領導人第一次訪美,談笑風生下,傳遞的政治意義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

            面對著咄咄逼人的蘇聯,我們尋找到了新的戰略盟友,國際形勢也瞬間扭轉。

            1979年2月17日《人民日報》發表《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評論文章,正式宣告將對越南在有限的時間、空間、規?!斑M行自衛反擊、保衛邊疆的戰斗”。

            是年3月5日,我們的軍隊東西兩線深入越南境內40公里,越南首都河內完全暴露在解放軍的眼皮子底下,戰略目的已經達到。3月16日,中國宣布完成撤軍行動,對越自衛反擊戰爭結束。

            改革開放不是你想開放就能開放的。

            打開大門迎接四方賓客,是有條件的。中美建交,爭取國際上最大最多的支持;對越自衛反擊,打擊蘇聯在我們臥榻邊的代理人,樹立國家威望。

            打掃家門再迎來貴賓,鄧公和中央這幾步大棋,環環相扣,妙到毫巔。

            四十年后再回首,在人口紅利加持下,中國經濟締造一個個奇跡,這是一個毫無爭議的故事。

            但是,今天人口紅利故事的主角卻是在1979年被我們“暴打”的對手——越南。

            和79年的中國一樣,越南也擁有著潛力巨大的人口紅利和良好的國際環境。

            我們臥榻邊的那個他能發展壯大起來,甚至威脅到我們的經濟發展么?

            一、我們在擔心什么?我們的產業真的在流失?

            疫情嚴控導致經濟活力下降,下滑的經濟數據疊加管控下的焦躁心態,讓我們對于中國經濟的擔憂甚囂塵上。

            而越南的快速復蘇,是壓垮許多人認知的最后一根稻草。

            當年靠著人口紅利和勞動密集型產業起步的我們,眼睜睜看著產業流失到越南,我們的經濟是否還有未來?

            1,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轉移,是中國產業資本的有意為之。

            從中國產業資本的角度看,所謂的第五次產業轉移完全是自主行為,按照時間線可以分為兩次。

            第一次發生在2008 年前后,越南外商直接投資額顯著上升,中國產業向越南主動進行第一次供應鏈轉移,主要是紡織服裝、鞋類等勞動密集型行業,該輪轉移一直持續至 2015 年左右。

            我們腳下的耐克阿迪從“Made in China”變成了“Made in Vietman”,大抵就是這個時間。

            第二次產業轉移始肇于2018 年中美貿易戰,為了繞過強勢的貿易政策,中國資本穿上了越南的馬甲,計算機、手機等組裝行業向越南流去。

            如果說這兩次遷移有什么共性?一言以蔽之,都是對供應鏈需求較低、人工成本占比較高的產業環節在轉移,比如組裝,不涉及中高附加值產業。

            甚至可以這么說,在美國貿易政策的擠壓之下,中國與越南在產業鏈上從來不是你死我活的競爭關系,我吃肉你也能喝湯,相互依存、共同繁榮。

            資本是聰明的,中國的資本更不是笨蛋。越南不僅是我們繞過美國監管政策出口全球的通路,更是我們進一步降低成本、攫取全球市場的有效助力。

            電子科技領域,那些在蘋果產業鏈上吃得盆滿缽滿的企業(立訊精密、歌爾科技、藍思科技)等均在越南設有生產基地,用越南低成本的勞動力給我們打工,不香么?

            光伏賽道的中國企業也早早在越南布局,2014 年以來共計 12 家中國企業在越南北江省投資光伏產業,投資總額近 20 億美元,是中國最大的海外光伏產品生產基地。

            風電領域,根據浙商證券數據顯示,中資企業參與投資或建設越南風電項目近 70 個,裝機容量約 3.3GW。

            就連新興的數字經濟,中國企業在越南也頗有斬獲。Shopee、Tiki、Lazada 是越南三大電商平臺龍頭,阿里、騰訊和京東在上述公司均有大量持股。其中騰訊間接持有 Tiki 股權的 28.9%、持有 Shopee母公司股權的 39.7%;阿里則持我們在擔心什么?我們的產業真的在流失?

            疫情嚴控導致經濟活力下降,下滑的經濟數據疊加管控下的焦躁心態,讓我們對于中國經濟的擔憂甚囂塵上。

            而越南的快速復蘇,是壓垮許多人認知的最后一根稻草。

            當年靠著人口紅利和勞動密集型產業起步的我們,眼睜睜看著產業流失到越南,我們的經濟是否還有未來?

            1,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轉移,是中國產業資本的有意為之。

            從中國產業資本的角度看,所謂的第五次產業轉移完全是自主行為,按照時間線可以分為兩次。

            第一次發生在2008 年前后,越南外商直接投資額顯著上升,中國產業向越南主動進行第一次供應鏈轉移,主要是紡織服裝、鞋類等勞動密集型行業,該輪轉移一直持續至 2015 年左右。

            我們腳下的耐克阿迪從“Made in China”變成了“Made in Vietman”,大抵就是這個時間。

            第二次產業轉移始肇于2018 年中美貿易戰,為了繞過強勢的貿易政策,中國資本穿上了越南的馬甲,計算機、手機等組裝行業向越南流去。

            如果說這兩次遷移有什么共性?一言以蔽之,都是對供應鏈需求較低、人工成本占比較高的產業環節在轉移,比如組裝,不涉及中高附加值產業。

            甚至可以這么說,在美國貿易政策的擠壓之下,中國與越南在產業鏈上從來不是你死我活的競爭關系,我吃肉你也能喝湯,相互依存、共同繁榮。

            資本是聰明的,中國的資本更不是笨蛋。越南不僅是我們繞過美國監管政策出口全球的通路,更是我們進一步降低成本、攫取全球市場的有效助力。

            電子科技領域,那些在蘋果產業鏈上吃得盆滿缽滿的企業(立訊精密、歌爾科技、藍思科技)等均在越南設有生產基地,用越南低成本的勞動力給我們打工,不香么?

            光伏賽道的中國企業也早早在越南布局,2014 年以來共計 12 家中國企業在越南北江省投資光伏產業,投資總額近 20 億美元,是中國最大的海外光伏產品生產基地。

            風電領域,根據浙商證券數據顯示,中資企業參與投資或建設越南風電項目近 70 個,裝機容量約 3.3GW。

            就連新興的數字經濟,中國企業在越南也頗有斬獲。Shopee、Tiki、Lazada 是越南三大電商平臺龍頭,阿里、騰訊和京東在上述公司均有大量持股。其中騰訊間接持有 Tiki 股權的 28.9%、持有 Shopee母公司股權的 39.7%;阿里則持有 Lazada 股權的 83%。

            2,中越出口數據的錯位,是疫情發展不同階段的必然產物,無需恐慌。

            (1)疫情后中國和越南在美國的進口份額整體上都保持了穩定,不存在誰取代誰的問題;

            (2)兩國的疫情周期和管控周期不同,導致復工復產的力度有所差異,甚至在2021年Q3越南疫情嚴重時,越南在美國的份額在下降,中國反而階段性替代了越南?

            (3)從2021年Q4到今年上半年,越南復工復產勢態良好,出口增速更快,在低附加值領域攫取了較多美國的進口份額,這確實也是不爭的事實,無需回避。

            3,從產業內涵上看,中國和越南不存在替代關系

            (1)中越兩國產業鏈不同、附加值不同

            根據興業證券整理的數據顯示,在全球的產業鏈中,中國的優勢在“機械”領域,而越南依然停留在附加值更低的服裝飾品領域。

            (2)中越兩國產業體量差異大、產業鏈配套能力有差距

            對于中國來說,在人口紅利漸漸淡去時,低附加值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向外轉移無可避免,也是全球產業鏈多次變遷的客觀規律。但成本并不是全部,生產能力(技術水平和配套能力)也是決定供應鏈位置的關鍵。

            馬來西亞在電子封裝確實對我們形成了一定替代;而越南在服裝制造領域也給與了我們壓力。

            但這些壓力都是局部的,在全球經濟高度分工,制造業組織牽一發而動全身的背景下,只是憑籍著人口紅利,越南和東南亞其他國家是無法對中國產業鏈形成整體性的替代。

            越南的產業集中在制鞋、制衣和電子這樣的輕工業領域,本國的工業體系尚未培育起來,大部分外資工廠里除了勞動力是越南人,原材料、流水線都需要從中國等國進口。

            也正是因為此,中國是越南最大的進口國。2022年上半年越南貨物貿易順差約7.1億美元,其中對中國貿易逆差350億美元,同比增長21.7%

            雙方相互合作,利用雙方各自的優勢去一起搶奪歐美更大的市場份額,才是互利互惠的明智之舉。

            當然,盛世之下亦有危機,面對咄咄逼人的美國政府,我們在保持當前核心競爭力的同時,向上優化產業鏈地位,提升技術含量,把握產業的制高點,更是我們在越南、馬來西亞之流以外,需要關注的事情。

            二、越南故事給我們帶來了怎樣的啟發?

            1,我們都必須走出信息繭房

            即便經歷了戰爭與毀滅,人類社會唯一不變的就是向上性,走出那個固化自己的信息繭房,去審視更大的世界和更長久的歷史,才能真正找到未來的路。

            但很不幸的是,我們自己就是那個信息繭房的創造者,悲觀就像是一股看不見的絲線,不斷地裹挾著我們,最終把我們仍在了一個漆黑寒冷的房間。

            就是在疫情嚴控最壓抑的時刻,越南作為一個人口紅利的案例在網絡上快速傳播,無非都是用來論證“我們不行了”。

            但當我們嘗試探究越南取得高成長的原因,會發現不過是自尋煩惱。

            一只健壯的土狼,又怎能和強大的獅子叫板?更何況這只土狼背后的推手,依然是獅子。

            我并不反對消極的論調,但我抵制任何不加思考的判斷。

            2,單靠人口紅利,不足以支撐一國之崛起

            人口紅利+資源稟賦+制度優勢和科技創新,才是大國興起之關鍵,人口紅利最多算是一國初興的關鍵要素。而把它放到大國興亡的龐大敘事中來,它往往又是最不重要的那個因素。

            回顧過去幾百年的全球經濟,英國、美國、德國、蘇聯乃至日本,哪一個大國的興起,是靠著人口紅利的?

            長期依賴于人口紅利,不能實現產業升級,提高產業附加值,這樣的人口紅利是小富即安的、是低效且無用的。

            而對于越南來說,盛世之下必有隱憂,獨秀全球的經濟增速導致大量投機資金涌入,房地產泡沫出現,金融和地產行業表現尤為搶眼。

            但問題是,胡志明、西貢,這些“明星”城市的房價已經被炒至4-5萬一平,考慮到越南更低的平均工資,一旦游資撤出,越南的房價又該完成怎樣的撤退呢?

            廣西的人均收入是越南的四倍,但南寧市的房價不足胡志明市的一半,你們自己細品吧!

            即便越南僥幸跨越了游資陷阱,從更長期的視角看,越南的東南亞強國乃至霸主夢也難以實現。

            因為任何一個偉大的國家,都必須是制造大國+消費大國的有機組合。造出來的東西必須要通過消費形成更長的經濟鏈條,才能實現效用的最大化,才能不受制于人。

            這是蘇聯敗亡的根本,窮兵黷武導致居民消費能力被壓抑,依靠軍工發展起來的制造業無法維系。

            這也是日本衰退的根本,老齡化和島內消費能力不足,致其必須長期依賴出口,被美國所迫簽下廣場協定,也是歷史的必然。

            這也是中國可以長期發展的關鍵。最大的制造業+最大的消費市場,經濟雙循環,這才是我們最重要的憑依。

            3,越南也正在走過我們走過的路

            2019年,天風證券研究所的行業研究團隊到越南實地考察后撰寫的報告就提到,因為人口基數低,近年來工資漲幅快、招工變難,越南的勞動紅利期遠不如中國當年。

            而另一方面,越南勞動力廉價的優勢正在消退。今年6月12日,越南總理范明政宣布,從7月1日起提高全國最低工資,新的最低工資標準較現行的基礎上漲6%。

            越南媒體報道,2021年10月解封后一些工廠已經出現招工難的現象,人口紅利并沒有外界所想象的那么強悍。

            你所依仗者,必將成為你之短板。

            人口紅利就是經濟發展中最甜的蜜糖,讓你甘之若飴,但對它的依賴卻讓你滿口蛀牙。

            如果無法把握住人口紅利的時間窗口,完成自身能力的建設,一個國家的經濟是無法實現增長的“二次曲線”的。

            這不僅是越南的“成長之煩惱”,也更是我們需要時刻警醒的。

            我們當下所經歷的經濟變革和陣痛,也不過是探索經濟增長二次曲線的必然。

            如果我們無法跳出金融+地產的舊模式,從而在更高技術和附加值的產業領域占住腳,那我們也沒有可能迎來屬于自己的新成長。(財富中文網)

            作者付偉為財富中文網專欄作家,資深財富管理從業者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財富中文網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編輯:劉蘭香

            最新:
            熱讀文章
            熱門視頻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
            2021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色色

            <big id="ppprr"><strike id="ppprr"></strike></big><address id="ppprr"></address>

                  <pre id="ppprr"></pre>

                      <pre id="ppprr"><strike id="ppprr"></strike></pre>

                      <track id="ppprr"><strike id="ppprr"></strike></track>